600333索马里海盗开了个野生证券交易所 投资回报率高达679%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浩广配资-配资开户_配资开户公司_在线配资公司

在海盗收到赎金释放了一艘西班牙捕鱼船后,22岁的易卜拉欣与其他索马里平民焦急的聚在一起等待着分红。

这是属于索马里海盗的股东大会。

“在这次行动中,我用十个火箭榴600333弹入股。”易卜拉欣补充说,“我真的很高兴,很幸运。自从入股‘公司’以来,仅38天我就赚了八百万先令。”

上面关于索马里海盗交易所的新闻讲述了这个事件,火箭弹算150刀一个。

这相当于投资1500刀,收益75,000刀,投资回报率高达679%。

索马里的海盗们成立证券交易所公开融资,近十年来,他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纳斯达克。

美刀和AK-47是入场券,当然你也可以拿海盗船和RPG这样的干货入股。

在索马里首都东北约250英里位置的Harardheere过去是一个渔村,但随着海盗证券交易所的建立开始变得人声鼎沸,就像经济大萧条前的纽交所一样热闹。

其边际效应带来了繁华的集市和激增的人口

交易所全天24小时开放,既没有冷气也没有wifi,但所有索马里人都知道,这里堆满了金钱。

每一艘海盗船都相当于一家上市公司,这是金钱永不眠的另外一种解释。

入股的形式多种多样,可以是现金、武器、海盗船乃至人员600333参与。

募投方向就是出海,一旦海盗劫持成功,股民就可以从赎金中分一杯羹。

海盗Abdi是这家交易所的创始人之一,同时也是其中最可靠的绩优股。

Abdi曾劫持过各种船只,甚至包括德国特种舰Hansa。不但瓦解了德国特种部队的解救行动,而且经历了四个月的谈判还索要到两百万美金成功变现。

“让反海盗海军继续为我们增加股本金,我们无后顾之忧,因为我们的工作座右铭是‘做到死’。”

Abdi和他的儿子卡阿迪被当地人称为“海盗之父”,极有威信和号召力,制定了交易所的政策。

“四个月前,我们决定建立这个证券交易所。从15家“海事公司”开始,到现在已经托管了72家。到目前为止,其中10家已经通过成功劫持实现了盈利。”

“你知道,亏损的企业也能在纳斯达克上市。我们的交易所也一样,但从盈利企业数量占比来看,我们的质量要超过美国。”

而通常来讲,海盗一次掠夺可获得三百万美元的赎金,而所花的成本仅有3万美元。

每艘海盗船需要8~12名水手兼战斗人员,至少需要两个攻击艇、武器、弹药、燃料以及一艘后方补给船。

船员属于A级投资者,无条件享有原始股,每一单生意将获得30%的赎金。

另外还需要一个约12人的陆地团队,提供劫持后的看守行动,这一部分人员通常都是海盗的朋友或亲戚。

由于技术含量比较低,陆地团队算是C级投资者,他们仅享有5%的分红。这些类似于资本市场的员工持股计划。

至于剩下的65%,是二级市场的流通股,几乎全部属于提供物资支持和人员支持的B级股民,绝对算得上高回报的财务投资。

不但期望收益可观,海盗证券交易所也获得了当地政府的支持。

据路透社报道,当地安全官员穆罕默德·亚当表示无论是个人立场,还是从民生角度考虑,都非常支持海盗证券所的存在。

“海盗产业已成为我们地区主要的经济活动,而作为本地人,我们则依赖其产出,我们已将海盗视为一项社区基建。”

亚当先生声称,地方政府从海盗获取赎金的中征收了一部分,并将其用于学校、医院和其他公共基础设施。

而想要入股一艘海盗船,也不是抱着先令去开户那么简单,学会看基本面是第一步。

首先就要考量海盗的经营理念,复利的方式应该是分红赎金,而不是分尸海员。

只靠蛮力的狠角色通常不是优质股,这种货色很有可能在谈判的过程中崩盘,导致赎金落空。

其次要看上市海盗团伙的AK持有量,每一艘海盗船的排水量,甚至是每一名海盗的体脂率,这些都是股民们决定入股的重要依据,是公司的基本面。

很多数据看似是死板的,但却是在时刻变化。子弹是消耗品,海盗随时可能在工作中死去。

而在海盗交易所没有公开财报,也没有机600333构对股票评级。唯一的办法就是接近海盗,了解它的经营状况。

如果无法接近海盗,那只能和村长套近乎,否则就是被割的散户。

虽然索马里海盗的证券交易市场非常原生态,但这样带来的好处就是,避免了肮脏的事情,也没有所谓的基金机构操盘。

想要在海盗证券交易所赚大钱,全靠股民们的咨询搜集能力,进行SWOT或者五力分析,这类似于投资机构给任何一家公司做尽调。

不管有多野生,但你至少得表现得像个银行家

就像巴菲特说的那样,“只有你愿意花时间学习如何分析财务报表,你才能够独立地选择投资目标”。

今年43岁的big shark是一名修船技师,同时也是当地的华尔街之鲨,自称索马里的索罗斯。

他凭借工作优势,接触到不少海盗头领,靠着精明的头脑把信息转化成金钱。

“通常我会选择用枪支入股,同时追加子弹的股份。子弹消耗量很大,这种方式可以增加边际收益。”

然而是投资就会有风险,巴菲特有走眼的时候,索马里的海盗也不能保证次次得手,那股民的投资就有可能落空。

于是围绕海盗证券交易,还诞生了一个博彩的外盘,旨在对冲投资风险。

你可以一边在股票市场上看涨你青睐的船只,靠它的战利品赚钱。

你也可以一边在博彩市场上看空这条船,给它下个注,赌它肯定空手而归。

这样,无论结果如何,你都能平衡风险和收益。在这就是金融衍生品的魅力。

“我会用15万先令给海盗投资10杆印度制造的AK,也会拿出12万押注海盗失手。”华尔街之鲨如是说。

而在远在美国的五角大楼,同样产生了索马里海盗股市的次级市场。

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(DARPA)曾建立过一个对冲交易所,以押注恐怖事件的发生几率,包括恐怖袭击、海盗抢劫和暗杀。

但因国会将其抨击为“病态”的恐怖主义期货市场,该机构不得不关闭了交易所。

然而金融市场是残酷的,国际形势也是现实的,宏观经济永远是最无情的镰刀。

随着欧盟海军的强力打击,海盗袭击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而索马里的海盗恶名远博,自然招致了严重的围剿,近几年来几乎销声匿迹。

至于前文提到的“海盗之父”Abdi,本来都准备收山养老,结果收到了一名比利时电影制片人的邀请,去参演一部类似《加勒比海盗》的电影。

于是Abdi欣然飞往比利时,然而等待他的不是红毯与闪光灯,而是手铐和监牢,这一切都是警方设的局。

有道是树倒猢狲散,墙倒众人推。

尽管海盗证券交易所曾经在索马里大获成功,但因其交易的主要内容产品,在全球范围都属于非法行为,海盗交易所的众多“上市公司”也都因此被迫退市。

就像美国在经济大萧条袭来华尔街停摆了十年,索马里的海盗们也被迫终止了融资。

然而令人不安的是,后来美国重新振兴了股市后,纽约交易所成为了世界金融中心。索马里海盗们的未来如何,我们难以预估。

但我们始终希望并相信世界和平。